追夢,真的很累。

這大概會是一篇充斥胡言亂語的網誌。

最近一直試圖讓自己忙碌,去掩埋因生活而造成的煩躁與擔憂。

表面上,可能看起來是快樂的吧。

事實上也不是不快樂,但也不是只有快樂。

原本以為會有後續的工作就這樣沒了音訊,接下來的日子就一直在找工作度過中。不斷的找尋機會,發佈消息及投遞履歷。然後可能獲得一個面試的機會,以為這次會不一樣。

事實證明,絕對不會是如此。

雖然確實多了一個新的機會,但這個機會也才剛起步,還得看接下來的發展才能定論。而這最需要的就是時間。

時間啊,我正是缺時間呢。

有時候跟幾個朋友聊天,他們會覺得我有膽量去追求我的夢想,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。或許聽起來很棒,可是真正的挑戰,是心理壓力。

每天睡到自然醒,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事。但我卻是因為晚上又睡又醒,然後白天沒有工作,才能如此過生活。至於為何又醒又睡,當然就是因為擔心找不到工作。於是就這樣,形成了一個循環。

醒來吃過飯後,我通常就得坐在電腦前,開始搜尋工作空缺。一頁又一頁的求職網頁,一則又一則的徵才佈告,看得我心裡都煩躁。

幸運的話,我會看到幾個我能做的工作,或是我有興趣的工作。我會投個履歷,打出一篇誠懇的電子郵件,然後寄出。接下來就是拜託老天爺給我個機會。

到了這時,我也差不多到了極限。根據日子的不同,我會出門去練舞或參加彈唱表演,以紓解一下煩躁的心情。這也是個跟朋友聚一聚的好機會。至少在那時,我不用擔心太多。

回到家後,再繼續看一下求職網站,有辦法的話再投個履歷。最後給自己一點時間聽聽音樂,或許再練一下琴,就得洗洗睡了。一切如此週而復始,等待著。

有時候會覺得,要是自己當初選擇一個技能性專業,例如會計或電子工程之類的科系,是否就不會需要擔憂這麼多?我就會有穩定收入,然後一點都不用擔心經濟問題。

不過,就算有了那樣的工作,可能還是會有煩惱。畢竟,we always see what we don’t have。更不用說我完全無法對這類工作提起任何熱情。

追尋夢想?嗯,聽起來很酷,很有自我。

實際上呢?真他媽的有壓力。

做任何事都很累,所以千萬別以為這樣的我就完全不會累。

 

我們都不如外表看起來堅強。

記得2014年暑假時,看到羅賓‧威廉斯因憂鬱症而自殺的消息。當下的反應真的有如晴天霹靂,畢竟他是我很喜歡的男演員之一。

其實我知道他有憂鬱症(拜維基百科所賜),只是絕對無法從他在電影中的演出看出來。他的能量永遠都是那麼的高昂且豐沛,展現出來的多種面相及幽默感也是數一數二的。可是在那笑容的背後,卻是如此沈重的陰霾。

大學念戲劇時學習與體會到,原來喜劇的背後有著悲哀作底。最淺的一層就是:我們看喜劇,有部分是在嘲笑別人的悲哀。隨著學習的過程,也漸漸的能看見更深的東西(雖然自己還差得遠),不過這就留到以後再談吧。

很多時候,我們都試著堅強,承擔著一些情緒。但實際上,我們卻總是拿捏不好自己的極限。等到承受不住時,又已經太遲。到那時候,傷害已經造成,然後後果就隨即而來。而這份後果,我們卻往往不能負荷。

承認自己脆弱不是弱小的表現,反而是種勇氣。只是不曉得為什麼,我們都無法直率的坦承這一面,也不太能接受別人有著這種落差。我們甚至會覺得對方變了,或是跟想像中不一樣。事實上,那只是自己沒看過的一面罷了。也許正因為如此,我們才有所保留,害怕自己的那一面會逼走別人。

或許我們該做的,是學會接納。接納自己的脆弱,也接納別人的,因為只有這樣,我們才能真的了解,進而真正的愛並尊重彼此。